烈酒鹿

Filmer📷.Ringer🌋.Singer🎵.Reader📖.Flower❀.

南亚次大陆最南端。

科摩林角的日出。

科摩林角的早班火车。刚好日出。

米纳克希庙塔楼上的33000个神像。

马杜赖,街头的废片。很遗憾。没有一张清晰的自己和庙塔的胶片合影。

旁遮普人的作风基本和中国东北一样虎虎生威又让人十分想喜欢了。哈哈,插一条快一年前的北印度。

同样因为妹尾河童先生爬过米纳克希神庙的塔楼,所以也想来看看,说是印度教神庙最高的塔楼。早上六点下火车,寄存了行李过了马路就看见熹微晨光中的神庙。

Chennai,India.

Chennai,India.

Chennai的女人。

海岸神庙已经看不到海岸线了。为了防止海风侵蚀加装了围栏。

天好热,耳朵里放着《Pyaon Pyaon》,想起在玛玛拉普蓝的日子,从金奈出发包车前往,左手边一直是蓝色的海。在五部战车神庙和阿周那苦修石雕群拍照,天热又不想返回金奈,干脆在千年海岸神庙的阴影下坐着睡了一觉。期间不断有本国人来合影。天蓝景美,和自由的心。听说印度洋海啸的时候海岸线突然向后退了500米,露出了海底的其他庙宇。不过后面的故事那么悲伤,不露出来也罢了。

马丽娜海滩。

旧都加尔各答。天不热还没中暑。下午时候整个人都惨了。

穿越时光奔向你。
在班加罗尔提普苏丹皇宫。

Babu行走的身影在金奈的马丽娜海滩。妹尾河童先生素描过一张他穿过的凉鞋,因为走路太多在鞋底留下清晰的脚掌印。

开车前一秒跳上了火车。满车的男人都拍着自己身边的空座位让我们俩坐,不晓得为啥这么不约而同。大概金奈在创国家级文明城市……

在提普苏丹王宫。

唔就是服装不太对。

在玛丽娜海滩灯塔往圣多玛教堂走,走累了导航又不准于是叫了一辆突突车前往,司机向前开了不到五十米停了下来,眼前就是圣多玛教堂。理论半天最后当然没给钱。

印度最南端科摩林角的星星,摄影以来第一次有机会拍到星星,虽然不是银河。即使是晚上,印度洋和阿拉伯海的分界线依然明显可见。没有三脚架,把相机靠在栏杆上长曝,身边有三两个三哥,有些紧张,呼吸不小心变了节奏,相机就移动了,来来回回照了好几遍。

Nagercoil,一个很干净有可爱社区像泰国的南印小城。

玛玛拉普蓝的海。南亚人民的乐观天性大概?东海岸的海浪比较大。既不设海水浴场,也没有更衣室,妇女穿着纱丽就下了海。

加尔各答圣保罗大教堂,维多利亚纪念堂。都是旧都的味道。公园里碰到一群小男孩,合影了之后我说我喜欢阿米尔汗,其中一个小男孩露出了嫌弃的表情,然后转而说中国我知道Jackie Chan,我说啊,Akshy Kumar!印度版的成龙。小男孩特别激动要给我表演AK在电影中的桥段。一个前空翻,啊,后面跟了一个女孩的名字。不过A叔的电影看的太少了,并不知道哪个电影。

纳盖科伊尔火车站。离科摩林角最近的城市火车站。印象最好的干净小站。

双色的海。印度洋和阿拉伯海,不远处左边还有孟加拉湾。

傻瓜机剩下的几张这个月才拍完洗出来,里面仅剩几张糊掉的瓦拉纳西和孟买机场。对焦和快门速度也是蛋疼,但至少提醒着我拍这些照片的时候你还站在我身边。

超明快!

明年三月准备再去一次,可是去南印还是拉贾斯坦邦,纠结了许久。


闭上眼睛稍微回味下,腔道中就会漫溢着塔利里每一种咖喱的味道,太想念了。

回到家发现城里有印度人开的印度餐厅。即使是同根同源,味道也没有当地的好吃。没有塔利。用右手撕着黄油馕,沾些木豆的咖喱吃进嘴里,左手藏在桌子下。

1 / 3

© 烈酒鹿 | Powered by LOFTER